美育网 > 聚焦美育 > 拓展 > 【视觉锐角】从“风格”到“地域”—— “岭南画派”文化认同身份的转换

【视觉锐角】从“风格”到“地域”—— “岭南画派”文化认同身份的转换

2020年03月24日 10:50:54 编辑:system


从“风格”到“地域”

“岭南画派”文化认同身份的转换


作者简介

吴慧平,湖南常德人。中山大学理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艺术学博士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书法硕士生导师,教育学院书记兼副院长,书法研究所副所长;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西泠印社社员;广东书法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广东青年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主要致力于艺术文化地理、书法鉴赏、书法教学与创作、岭南画派等领域研究。书法创作以行草为主,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外展览与交流。

内容提要:

文化认同感的研究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文化地理学研究中的热点,随之而来,身份的产生及变化与地域密切相关,正是有了对地域的认同,才能形成身份的归属。艺术流派与地域的关系正是如此。艺术流派的形成是以风格、地域、艺术思想、师承等各种因素为前提条件,当一个地域的绘画风格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发展,开始出现开宗立派的杰出人物,进而出现进一步的传承关系后,出于当地文化传承与认同的需要,这种具有地域指向的绘画流派出现就会成为必然。这也是“折衷派”经过“新国画派”“岭南派”诸名称的嬗变后,最终被等同于“岭南画派”的原因所在。这时,“岭南画派”最终完成了从“风格”指向“地域”的嬗变。


关键词:岭南画派,风格,地域,文化地理学,认同




拟周之冕画意 居巢(广东省博物馆藏)


目前对于岭南画派名称出现的看法有两种主流观点,一种意见认为岭南画派最早形成于清末民初,以号称“二居”的晚清广东著名画家居廉、居巢兄弟为创始人,是花鸟画坛上的重要代表之一。经过被称为“岭南三杰”,创立“折衷派”“新派画”的高剑父、陈树人和高奇峰等人的发展壮大。后被合称“岭南四家”的岭南画派第二代画家赵少昂、黎雄才、关山月、杨善深等人传播开来。另一种观点则以广州美术学院研究员李伟铭先生的看法最为典型,认为“岭南画派就是20 世纪20 年代崛起于中国现代画坛的绘画流派。岭南籍中国画家——所谓‘岭南三杰’——高剑父(1879—1951)、高奇峰(1889—1933)、陈树人(1883—1948)被认为这个流派的创始人”。目前已经消亡,这是一个在特定历史时期、特定的文化政治背景下存在的一个画派。他的第一个非常重要的理由正如其在《岭南画派论纲》中所云:“在人类艺术史上不存在任何超越具体的时空规范并历久不衰的艺术流派。”第二个理由是“‘岭南三杰’生前从来也没有表示过要创立一个画派的愿望,更没有把重复模拟某一画家的风格视为一个画派充满活力的标志”。李伟铭先生还认为,以师承关系推衍出岭南画家代代延伸和把接近或模拟“岭南三杰”及其学生风格的画家纳入岭南画派范畴的两种流行做法,都是在将岭南画派视为一个可以永久延续下去的画派。而这是与“折衷派”或“新国画派”创始人因否定传统中国画一脉单传的师徒制模式以及狭隘的“流派化”倾向而得以立于现代绘画史的行动相违背的。被誉为“折衷派”或“新国画派”创始人的高剑父他们所倡言的“折衷中西,融合古今”的主张极其宽泛,这个当时看起来具有革命性的主张自20 世纪50 年代以来就已经变为普遍的选择。而在这当中恰恰是那些乐于自称“岭南派画家”的“岭南画派门人”或“岭南画派传人”抛弃了“折衷派”或“新国画派”的艺术革命精神而陷入简单的形式模仿之途,是不能纳入其中的。并且他还指出:“当岭南画派被当做一种可以世代相传的客观谱系的时候,‘岭南画派’实际上已被异化为一个具有宗法意味的社会学概念。”正是因为对岭南画派的看法如此不同,虽然学术界围绕岭南画派进行了大量研究,探讨了岭南画派的创立与发展的历史情境、岭南画派风格演变、岭南画派艺术特色等,但是岭南画派还是不得不面临终结与重生的争议。这两种主流看法之间的差异在于,第一种主要着眼于地域与文化传承的背景;第二种说法则主要借鉴了西方绘画流派的定义,从特定时期绘画风格以及绘画主张的角度考虑的。如果从学科发展的角度尤其是美术史的角度而言,李伟铭先生的论述极为严谨而合理。但是从文化地理学角度而言,当一个地域的绘画风格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发展,开始出现开宗立派的杰出人物,进而出现进一步的传承关系后,出于当地文化传承与认同的需要,绘画流派出现就会成为必然。考察岭南画派名称的诸种演变,第一种说法似乎显得更合理。我们可以先从“流”“派”二字的历史考察开始。


金粟兰、石蛙 绢本设色 居廉(广州艺术博物院藏)


秋鹰图 高剑父


一、对于“流”“派”二字的历史考察

我们知道,一个绘画派别或流派的出现,首先就离不开对“流”“派”这二字的本源意义加以考察。

从文字学的角度而言,“流”“派”二字最重要的特征便在于一种事物的延续性,这也是一个绘画流派存立的最为基本的条件,说得更清楚一些,明显的师承关系是一个画派出现不可或缺的条件。在历史上出现流派、画派字眼的文献,最晚当不迟于宋代。宋代程大昌《演繁露·摴蒱》:“摴蒱之名,至晋始著,不知起于何代,要其流派,必自博出也。”如《宣和书谱》卷十六云:“薄绍之,字敬叔,丹阳人也。善书,初学王献之,绰有风格。其作草字至自得处,则驰骋步骤,光彩发越,照映四座。然论其书者,乃谓骨力犹稚,何哉?葢知其学以王氏为源,而绍之为流派也。”《书史会要》卷一:“自后又别为十有三,曰殳书,曰传信鸟书,曰刻符书,曰萧籀,曰署书,曰鹤头书,曰偃波书,曰蚊脚书,曰转宿篆,曰蚕书,曰芝英书,曰气候直时书,曰蛇书,此皆大篆之流派也。”宋代赵汝梅所撰《易雅》中云:“卦有定名,犹水之滥觞,木之芽甲,定为某水,某木也,六爻则流派枝叶也,流派有通塞,枝叶有华瘁,则诸爻之吉凶也,辞则水之经,木之谱也。”以上例子说明,流派的出现有一个重要条件,就是传承关系的出现,当然传承关系出现也必然伴随着风格的出现与定型。而作为流派中的一个分支画派二字的出现应当是在西方绘画进入中国之后,如鲁迅曾在《鲁迅书信集·致赖少其》中云:“看画也要训练。十九世纪末的那些画派,不必说了。就是极平常的动植物图,我曾经给向来没有见过图画的村人看,他们也不懂。”


 红柿小鸟139cm×45.5cm 纸本水墨设色 高剑父(中国美术馆藏)


中国著名的文艺理论家、美学家王朝闻先生认为:“一般说来,艺术流派是由一批风格相近的艺术家所形成的,他们或者由于其思想情感、创作主张(当然)也要体现于创作实践上的共同点,或者由于其气质上的接近,或者由于取材范围的一致,或者由于表现方法、艺术技巧方面的类似,而与另一批风格相近的艺术家相区别。”“当一个流派比较突出地反映了某一时代的社会思潮和审美理想,并在表现方法上有所创新时,它就可能成为在该时期占统治地位的流派,对各种艺术种类都产生重大影响,或者说它可以囊括各门艺术,往往被概括为某种主义。”王先生认为流派的成立应该具备两个条件,一是风格相近的艺术家群体;二是要反映某一时代的社会思潮和审美理想。王先生对于画派二字的界定,没有包含流派二字最为本质的特征,就是要有明显的师承关系。中国著名的书画鉴定家单国强先生在论述画派定义时则认为:“正式的画派应该具备三个条件:一是相同或相近的画学思想或创作原则,二是相仿的笔墨形式和艺术风格,三是呈现一定的师承关系,即有创始人和直接继承人或追随者,从而形成一个人际关系密切、画风传承有绪的画家群体,这批画家就组成了同一画派。”他还认为,古籍中正式命名的第一个画派是明代浙派。董其昌《画禅室随笔》:“国朝名士仅戴文进为武林人,已有浙派之目。”此后,吴派等明清诸流派相继而生。但是他又认为:“然而,从较宽泛的角度来审视画派,它并不是明清时期才出现的现象,若不拘泥于画家的直接师承关系或代代衔接之传承,就相近的画学思想和笔墨风格而言,类似画派的画家群体在六朝时期就出现了(陆探微的“陆家样”等)。”因此他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提出“画派的归纳不一定局限于古代画史正式命名的‘某派’,而应从较宽泛的角度来理解和梳理,即包含创立‘样式’的画家和传人、影响后世深远的各代巨匠及其后继者,许多并称画坛及共创新风的画家,若干以地域命名又具流派性质的画家群体”。


岭南春色 陈树人


周积寅先生在《简议中国画派》一书中认为:“画派是绘画发展的产物,是绘画走向成熟的表现,在绘画发展的初级阶段,是没有画派的,因为那时的绘画作品往往是人们集体的创作,没有形成独立的画家及绘画思想,因此也就没有形成画家个人的艺术风格……风格是流派产生的前提,没有画家的艺术风格,谈不上什么绘画流派。”他认为流派的形成有自觉和自发形成两种情况,西方的古典主义、浪漫主义、超现实主义等是自觉形成的,而中国古代绘画流派更多的属于自发形成,每一画派都是后来绘画史论家从时代画家群体的创作实践中加以总结而命名的。如“吴门画命名,周先生认为大体有以下五种:

    (1)以地名为标志的,如湖州竹派、松江画派、新安画派、常州画派。

    (2)以跨地区、跨时代为标志的,如北方山水画派、南方山水画派。

    (3)以画家姓名为标志的,如黄荃画派、米派、波臣画派。

    (4)以艺术表现特点为标志的,如舒体、密体、钩花点叶派、没骨派。

    (5)以美学思想差异为标志的,如文人画派与院体画派,南宗与北宗。


红棉 1934 年 陈树人


从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一个流派的形成是以风格、地域、艺术思想、师承等各种因素为前提条件,具有以上因素方可称之为流派。岭南画派名称的出现最主要的因素当为地域、师承与风格。为什么岭南画派名称没有在高剑父、高奇僧、陈树人在世时出现呢?原因正如李伟铭先生所言,或许有二:一方面是因为高剑父自己从来不愿承认这个狭窄的地域性称谓而限制其本来已扩展至全国的巨大影响,即赵世光在香港听与高氏交往之古旧所说:“高剑父不同意,认为此派不应局限岭南。”而方人定则说“至他(指高剑父)1951 年逝世,都没听他谈过岭南画派的名称”。因此,用岭南画派来指代“岭南三杰”所创立的“新国画派”“折衷派”是不恰当的。1928 年,罗海空所撰《近代岭南画派之一》一文中不再出现“岭南画派”的字眼,而以粤画、广东画派代之。可见“岭南画派”一词,在1928 年、1929 年时即已形成一固定的地域画派专有的名称,罗海空所谓的“岭南画派”则泛指“岭南”存在的历史上之各画派,高剑父等人的折衷派不过是岭南众多画派之一而已。正如黎葛民先生所言:“高、陈在世时,均未尝以‘岭南派’自居……将广东的折衷派画家安上‘岭南画派’的称号,这是不够恰当的。”那么,什么时候“岭南三杰”所创立的“折衷派”最终被“岭南画派”这一名称更换呢?这一更换过程在文化地理学上又有哪些意义呢?


二、文化地理学意义上的“岭南画派”

文化认同感的研究已经成为当今世界文化地理学研究中的热点, 随之而来,身份的产生及变化与地域密切相关, 正是有了对地域的认同, 才能形成身份的归属。曼纽尔·卡斯特说:“我们的世界,以及我们的生活,正在被全球化与认同的冲突性趋势所塑造。”认同是对自我的定位,是通过发现与“他者”的差异而确立“自性”的过程。只有在文化上确立独特性、差异性,才能增强民族的归属感、团结性与凝聚力。艺术流派与地域的关系正在于此。当一个地域的绘画风格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发展,出现了开宗立派的杰出人物,进而有了进一步的传承关系后,如果这种绘画流派的名称满足不了文化传承与认同感的需要,文化地理学意义上具有地域指向的绘画流派名称的出现就会成为必然。

地理环境作为人类赖以发展的基础,对人类文化的发展与交流有不可忽视的重要影响。它是艺术流派产生的重要基础,流派的风格、题材、表现方式等方面与地理条件密切相关。一般来说,不同的地域是不同的艺术地域风格形成的基础。地域环境对艺术风格差异的影响一般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1)某一地域的艺术品与风格特色的相似性;(2)地域间艺术品风格的差异性;(3)艺术风格相似性和差异性的客观规律性。“大自然的景色、声音、形态、动静、味道和氛围,与艺术家的五官感觉有一种神秘的协调,在形状、体积、态势、力度、变化、节奏、韵趣等方面会给艺术家的心理造成一种表象积累,某方面特征反复加强,代表性景象图式屡屡摄入,某种意味不断暗示,某种形式成为典型的符号,逐渐由一系列表象抽象上升为一种‘完形’,于是艺术家的心理自然而然便具有了一种定式图式。当他审美创造时,他便会下意识地按照这套图式去发现、构思和表达,于是他的艺术风格便与地理环境的特征风格有了相似之处。”任何流派都在一定的自然环境中产生、发展并受其制约和影响。

岭南文化则是岭南画派形成的精神支柱。偏居我国东南域,具有浓郁的地方特色的岭南文化正如华南师范大学古籍所汪松涛先生在《试论岭南文化特质》一文中所言:“在葆有中华文化的共性的同时,又显示出地区文化的兼容与开放的多元性鲜明特质;具有受岭南民性不受羁束、向往自由、独立之精神以及谪宦孤臣的思想教化的影响的刚烈之气,保守中原古文化和富于开创地吸收外来文化的两重性,以及商业性和平民性的特点。” 这种独特的地理环境与人文环境是岭南画派产生、发展的必不可少的前提条件。“艺术家作为单独的个体,不可能拥有整个地理空间,他们只能来自或活动于一定的地域。地域是地理空间的整体切分,地域与地域之间存在着文化、精神气质上的差异,某一地域内独特的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则是孕育艺术家气质的源泉之一。反之,艺术家的活动也影响着这一地域的生态文化。渗入政治生活的地理环境能够结成地缘政治,文化地理则由于长期的人地交往,逐渐成为促成某一个文化传统出现的因素。” 可以认为,任何一种风格流派首先是基于地域基础上的划分,然后才是风格、艺术思想的差异。


白马 高奇峰


岭南画派名称的出现,不是偶然的,它是当地政治、经济、文化诸因素发展到一定程度的产物。当时的岭南,对全国而言,在政治上,是孙中山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策源地。在经济上,是对外开放最早的商业地区。从美术来看,是西方美术家来华传授西方美术,形成中国美术产业最早的地区。同时,也是中国美术家去西方学习美术最早的地区。因此,岭南的画家们较早接触到了革旧鼎新的民主主义思潮,在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革、中西文化发生强烈撞击的情况下,走到了时代的前沿。岭南画派的存在与发展,与自晚清以来,从容闳、郑观应、康有为、梁启超到孙中山先生,中国近代史上的思想巨人相继崛起南粤有着必然的联系。再往回溯,由于历史上远离京城,地处沿海,邻近港澳,为府治所在地,广州历来被作为通商口岸。特殊的地理位置使她在宋代以来即有与海外通商的历史,成为中西文化交流的窗口,在继承中原文化基础上,又具有取法西方、面向世界的视野和便利,长期的口岸贸易与交流,使岭南人滋长出灵活的思维与兼容并蓄的胸怀。19 世纪中叶,由于“外销画”通过海外贸易被大量输出,岭南文化与海外文化的交流日益频繁。民国初期,岭南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已经十分普遍,表现在建筑上,大批古希腊、罗马式的建筑(如教堂),西方骑楼式建筑(如商铺、民居)不断在城市中出现,与明清传统建筑一道,形成了独特的岭南文化景观;宗教信仰上也兼容并蓄,道、佛、儒教与天主、基督、伊斯兰教并存。这些便是岭南画派产生的地域文化基础。



点击图片观看更多内容









《东莞书画丛书》由东莞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东莞文学艺术院编,目前已出版至第32辑。丛书从理论研究、名家论艺、艺坛人物、篆刻天地等方面,详细介绍了有关东莞书画的文章及其作品,既有书画理论研究又有名家介绍,对系统梳理、宣传推介东莞乃至岭南书画艺术具有较高价值。


【视觉锐角】论“岩彩画”

【视觉锐角】高剑父与简又文 ——艺术家及其赞助人

【视觉锐角】容庚与《自庵花卉扇册》

【视觉锐角】刘开渠雕塑成名作《一·二八淞沪抗日 阵亡将士纪念碑》研究

【视觉锐角】明清岭南绘画的嬗变与演进(一)

【视觉锐角】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小考

【视觉锐角】还谈“书画同源”

【视觉锐角】从传统到现代 ——中国美术的创造性转换

【视觉锐角】艺苑通才 ——李凤公的人物画

【视觉锐角】中国花鸟画浅析

【视觉锐角】当下书法教育中文化元素的失语

【视觉锐角】以学养术——邓尔雅的篆刻艺术